当前位置:易学首页 >> 奇门遁甲 >> 正文

奇门遁甲与数学原理浅论

2014-11-27 18:23:35  编辑:晓易

我们知道,奇门遁甲是基于易学原理运作的古代应用运筹学,其应用可以从人事、修造、谋划、战争等等和运筹布局计划有关的方面着手。至少从某种角度而言,奇门遁甲的应用法则很是类似于现代的高等数学。而事实上,高等数学所应用的多方面,譬如博弈经济、投入产出分析、宏观管理、市场预测等等方面,都可以从奇门的角度去研究。这里不是说数学和奇门两者孰优孰劣,而是说奇门和数学之间有着深厚的联系,甚至可以说是中国“术数”的高等数学。

从最简单的奇门原理去分析,可以发现奇门遁甲局本身就是一个全息的函数坐标系。奇门的基础参断因素只有三点:时间——即干支应用,空间——即宫位应用,神煞——九星、八门、八神等等。从最广泛应用的时家奇门来说,如果把整个九宫看做是一个具体的函数方程式的话,那整个起局过程可以说是一目了然的数学过程。根据已知因素总结出函数式——即根据干支起局;根据现实需要判定所需的函数区间选择相应的函数段(这在经济学中经常应用),即选择宫位(这里不一定,单盘或者满盘占都属于奇门宫位选择);代入所知数据计算所需信息,即参与神煞断局。在这里奇门所应用的整体思路其实就是数学思维模式的改头换面。因此,不只是奇门,如果所有正在读这篇文章的易友们想真正学好古代术数,尤其是零基础的朋友,那最好认真学习一下高等数学。

比起数学来说,奇门的符号更为抽象一些。如果说N在实际的经济学应用中可以代表仅有的几个量的数学符号,那么奇门建立在易学基础上的“代理”符号则含义要丰富的多,这也就使得奇门的公式比数学的要少很多,也精简许多。以投入产出分析这门应用为例,其基础计算机制是线性代数中的矩阵运算,从中挖掘各单位之间相互的作用联系,其制表过程以及分析过程可以说是复杂之极。以市级分析表为例,就工业生产一表牵扯到的行业和资源都要上百种,其中若要每个都分析清楚那所需的功夫还真不是一般。但若是奇门,则公式相对要少许多。奇门的基础公式非常有限:天干+天干,八门+九宫,再加上就是一些特殊的公式诸如九遁、伏吟等等,实用而简洁。不过就其基础原理而言,奇门的每个公式和符号内涵所包容的信息要复杂的很多,非常难以理解。但是奇门的应用非常简单,断局要素一目了然(当然,前提是你得理解各要素的含义才行)。

萨缪尔森是一个伟大的经济学家,就是因为他是第一个将数学引入经济学的研究,这将传统的经济学提升到了一个新的层次。就微观经济学而言,即使不考虑心理学因素,在经济模型中的很多数据相互之间的直接联系并不大。至少在萨缪尔森之前,很少有人能说清一个国家的税收调整和一个国家的无谓经济损失有什么关系。这并不像蝴蝶效应这种还只能限于假说和实验阶段的东西,至少在根据数学公式的建立可以将两个表面上看起来不相关的量之间深层次的联系表现出来。

马克思说:“事物之间必有联系,包括间接和直接联系。”实际上,数学本身就是一个建立抽象事物关系的学科。而除了数学以外,奇门遁甲便是将事物之间隐藏联系表现出来的高端手段。已被正式应用的经济数学所表现的关系所限于的量还都处于一个学术领域,蝴蝶效应所表现的事物关系也能让人有所接受(至少不会觉得太荒谬),而奇门遁甲所建立的联系就有些令人匪夷所思了。在奇门遁甲布局中,最重要的关系就是时间和神煞之间的关系。奇门的神煞,指的是在古代还未被科学确切证明的隐含关键因素。打个比方,月球的运动周期能影响到人体的生长周期,这个联系虽然已经被证明了,但是在古代这却是属于不能理解的“神煞”因素。不难想象,假以时日当科学持续发展发现出更多的隐含事物联系的时候,奇门遁甲的模式甚至可以进一步的有所创新,变得更加实用。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笔者目前研究的仅限于奇门遁甲而已。其实说了这么多,实际上不只是奇门遁甲,只要是被称之为“术数”的古代秘法其原理都是如此。中国古代的数学发展比起其他的比如四大发明等高端成就来说,看上去好像并不是太过于显眼,就是因为中国数学的符号过少,其含义却丰富无比,这样就导致实际应用中会术数的寥寥无几,数学也就不能很好的发展。假以时日,如果我们能将现代数学和古代术数结合起来,那必然会成为术数历史上里程碑式的创造。

学习一切的万能法则

任何两个事物之间都具有这样那样的联系,而其中最重要的一个联系就是共通点的联系,就好像是打比喻一样。在数学证明中一个非常重要的东西叫做“同理可证”,那么既然同理,那是否可以“同理使用”呢?发现了这一点以后,我欣喜若狂,开始积极地去寻找各种事物之间各种同样的原理,尽量做到“一通百通”,用一个原理来学习所有其他的知识。于是在这样的长期研究之后得出两个很是重要的结论:

第一,哲学(尤其是马哲)与数学是表里一体,只不过是描述方式不同而已。这个理论不仅在高中的时候适用,到了大学学习微积分以后我更是发现这个道理非常正确。这样一来我就经常给别人讲:高数很难吗?那就好好学学马哲和政经吧!

第二,这两样东西(或者说是一样东西,因为这两门学科原理相同)是学习一切知识的基础。我算是真正明白为什么平时生活用不到那么多的专业数学知识教育部还要坚持开设这门必修课,搞得全民抱怨应试教育的祸害——这压根就是一种相当英明的策略!一般但凡这两门课学得好的,那么他必然会把其他科目都会学得很好——如果不是这样的话那么只有两种可能:他没有兴趣或者他根本没有把这两门基础学通了,只是“学会了”而已。至于那些仅仅是专精于一些其他领域的而对于这两样其一丝毫没有建树,那么他必然也就是仅限于一个很低微的程度无法前行了。古今中外,没有谁能逃脱这个规律。

在这样的认识论中看待周围事物的时候,我发现很多事情之间的联系都是可以相互运用的。当我从高中开始接触易学知识,尤其是对奇门遁甲开始深入研究以后,我敏锐的感觉到被斥责为封建迷信的传统预测算命学和现在的线性规划和运筹学以及统计预测调研等诸般建立在现代数学基础上的学科基本上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可以这么说,预测就是在做数学题。凡是对于预测学有所研究的同志都知道,所谓预测,不管你用的是六壬天乙奇门梅花手相七政四余反正只要是以《易经》为基础,那么流程都是以下三个步骤:

第一,确定一个自变量。从万事万物中取象,以奇门为例,就是从时间、方位、穿着、报数等等方面随便取出一个象数来,这个就是预测的基础资源。一般来说,最基础的奇门都是按照时间来起局,所以可以说时辰序列就是一个完整的按照规律排序的自变量集合。

第二,代入公式计算。有了时间,那么现在就要用时间按照一定得“公式顺序”往九宫中放,挨个推算出所有的必需条件的宫位,九星八门干支都由这一个自变量和不同时间下不同的公式排法来推算,这样一来一个“函数模型”就建立起来了。

第三,随意截取自变量计算相应的因变量。函数模型定下来以后,那么计算公式也就定了下来,这样你不管代入怎样的自变量你都可以得出相应的因变量,甚至多元函数种可以得出更多的变量。那么只要你知道现在的时间,就可以把别的时间代入公式推算出该时间下所发生的事情,这样不管是预测未来还是推算过去不都是完全可以的吗?

那么,这大概就是学习预测的前提条件——学好数学了。

到了现在,我基本上已经能够充分的发掘事物间联系的特征了。一次一个网友给我说了说现代的预测学“自然语”,在我看了看相关的知识以后我发现这和我的联系观点是何其相似!从天空中的云彩能够推出天气,那么也可以更深层次的推出人的生死和变迁。看到小小的一片落叶,你是否能够像佛祖一样从中悟出什么东西呢?当你仔细端详一件小小的工艺品时,你是否从中悟出一些生活和学习上的突破点呢?很多的文学家就能够随时从生活中的细小事物中看出许多人生的哲理,很多优秀的散文中的人生感悟都是从一些似乎毫不相关的生活小事中引发的。这就是联系,万能的联系。

在长期的总结学习以后,我逐渐系统的从这个为基础总结出了这样一个规律。就像是唯物论中所说的那样,事物之间有着各种各样的联系,而联系都是有条件的,也就是说两个相同的事物一个条件一种联系。但是从数学的极限理论中我们又可以得出世界上不存在有限的集合,所有的有限集合都是根据需要截取出来的——那么,也就说明事物之间有着无穷多的联系和条件,这种无穷多不也正好就说明,你可以任意在两个事物之间规定一个联系,而这个联系必定存在。有人说这种说法非常那个荒谬,很多的联系都是无稽之谈——比如说董仲舒的天人感应论。但是纵观历史,有多少人能拿出绝对理性的数据和例证来证明它的错误性呢?没有,因为这根本不可能证明出来。既然你不能证明它是错的,那么何以批判反驳呢?不仅如此,事实上很多事情的联系我们根本无法想象,这似乎匪夷所思的联系但是却随着时间的推移被逐渐证明出来。比如著名的蝴蝶效应理论,蝴蝶的扇翅膀和万里之远的飓风有什么必然联系啊?但是它就有。从量子力学的因果律中去看这个问题,那么所有的条件性联系都是可以成立的了,也就是无论你去随意建立一个怎样的联系,它必然是成立的(不管听上去多么荒谬),只不过联系成立的条件可能会繁杂或者未知而已。

在这个问题上我在课堂上与马哲老师辩论了很长时间,至少我的这个疑问让他无法用任何一种哲学观点反驳,不得不承认我的话“还算是有些道理”。虽然这只是我的个人核心理论的冰山一角,但是我已经确立了许多不被接受成立的东西。至少,无事物无不任意联系这一条,在实践中已经被完全证实了。而且任意事物之联系都可以随意运用,这也大概是所有知识学习共同提高的基本原理了。